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古真人的博客

八字分析 婴儿命名 玄空风水 择日 奇门遁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甲乙木日十二月令  

2010-11-04 21:40:14|  分类: 11【八字用神的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甲 日主 生寅月 甲子时

甲木得禄于寅月,又有时上甲比子印之生扶,强旺可知,惟初春余寒犹盛,木甫萌孽,得火以暖之则繁荣,木旺见金自可贵,柱中有土斯有财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乙丑时

甲生寅月,时落乙丑,建禄而加以劫财,身旺无疑,自喜丑土之财,为养命之源,然无火之生土暖木,则少生机,大木逢金,乃成栋梁,略见微水,可以养木,独忌木多,盖比劫猖狂矣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丙寅时

月时皆寅,甲木两得其禄,妙乎丙火透出,秀气发越,寒气尽除,喜金 斲伐,尤宜土之转辗泄秀,得显精神,最忌水来伤丙,不啻当头棒击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丁卯时

甲生寅月卯时,得禄得旺,喜丁火之泄秀,但丁力微弱,端赖他火相济,木太旺,微金反激,不如多金可以砍伐成材,木再多则母旺子衰,丁更危矣,无水最佳,有水破火,要有土救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戊辰时

寅月甲日,生戊辰时,身财两美之造,贵有火之构通,则木火土生生不息矣,水多木多,偏重于身而轻于财,岂是佳象,见金所以卫财,自属可喜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己巳时

甲生寅月,时落己巳,木火土打成一片,身财两旺,而重心全在于巳火,得以秀气流通,再多火土,何殊花添锦上,加之以金,相得而益彰矣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庚午时

甲生寅月,为当令之木,诞庚午时,庚金克木,午火泄木,所谓制化之功全矣,见土财,见水印,皆无不可,惟水不宜太盛,盛则湿木而助寒,木若多,庚金受抗而折,乃身重杀轻为患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辛未时

寅月甲日,见辛之官,未之财,小名小利之造,盖财官皆轻于日主,要多见土金则发矣,未土得见刑冲则尤妙,微水养木不妨,火能暖木驱寒,不论多寡皆宜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壬申时

甲日寅月,落申时,月时逢冲,又透壬,颇多水意,而木之滋长更繁,贵乎火以温暄,土以壅培,金太多,则患助水,杀为印化而无威,木太多,则愁比劫猖狂,财被夺而身穷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癸酉时

寅月甲木,秉时令之旺,得时上癸水之涵养,酉金之翦裁,固无所谓不利,但水不可再盛,盛则木泛矣,金不过多,因寒木不胜其重克,总喜火土之暖培耳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甲戌时

甲生寅月,逢甲戌时,寅戌中皆藏火土,辅以干头比肩,身似较重于财星,故喜多见火土,使身财两停,多金奚益,盖身受克,财被泄矣,凡水凡木,更皆不宜再多。


甲 日主生 寅月 乙亥时

甲木得禄于寅提,得长生于亥时,乙再辅甲,显而易见为身强之造,无论金克火泄土培皆宜,所谓强则喜抑,岂可再逢水木帮身,所谓强则忌扶也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甲子时

甲日卯月,阳刃之位,时干透甲,助身益旺,一点子水值时,润木有功,宜有火土以暖培,则木性自然舒畅,春木见金,尤为真神,水则宜藏,切忌多见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乙丑时

甲见卯为刃,乙见卯为禄,蒂固根深,时支丑财,以时干乙木,月提卯木,上下交制,被耗殆尽,喜有火以生财,如见土金齐来,亦是上格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丙寅时

甲木见刃于卯,得禄于寅,身主强旺,丙火高透时干,藉以泄木之秀,惟春木阳气燥渴,还宜水之滋润,见金乃栋梁材成,土金皆缺,病重药轻矣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丁卯时

月时两卯,双刃并见,时干透丁,火明木秀,命书载刃旺最喜见杀,杀者金也,有土生金,格尤上乘,否则一派甲乙,或气聚东方,当以从旺格或曲直格论命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戊辰时

甲遇卯而身旺,戊坐辰而财足,惟喜火之食伤,介于木土之间,藉以转刃生财,水印为春木喜用之神,金杀又为制木所必要,但用水喜见金发水源,用金则不宜多水,以泄官杀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己巳时

己土合甲,财来就我之谓,惟柱中木火太炽,燥渴有加,喜见壬癸以调和,则生机蓬勃,巳中有丙戊,可作食神生财取用,若丙戊透干,益见清纯矣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庚午时

甲生卯月,乘权秉令,刃旺原喜七杀相制,无如时上庚金临于午地,火乘木旺而制金,以是虚露失垣之庚,不能制裁旺盛之木,故须支有土财,泄火生金,金遂为我所用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辛未时

日元甲木,坐库于时支,卯未半会,气势充沛,辛透无力,最喜土金协助,否则柱中迭迭逢木,大宜火之泄秀,所谓制之不如化之也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壬申时

时逢壬申,金水同声相应,惟仲春之木,最喜雨露之癸水相滋,壬水属阳,有失灌溉之力,反泄七杀之气,故喜有土得地,制水扶金,有土而又有火,则更妙矣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癸酉时

卯木阳刃,被时支酉金相冲,幸有时干一癸相生,木气转弱为旺,再有带水之木,或火土并见,而与癸无犯者,富显无疑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甲戌时

日元甲火遇春发荣,月提有卯木之刃,时干有甲比之助,旺盛可知,时支戌土,见月提之卯,成为六合,虽无合土之象,要亦因合而失财之大用,贵乎水以润之,火以煊之,金以裁之。


甲 日主生 卯月 乙亥时

二月甲木,位居刃地,时支亥水,位临长生,亥中藏壬,可以润木之燥,天干甲乙并立,地支亥卯得垣,独喜金来制木,藉成栋梁之用,兼有一二点土以生之,益觉有情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甲子时

甲木生于三月,气势渐衰,火气渐进,值兹春深木老,喜有金以削伐,忌见火旺损金,所谓斧斤以时入山林,材木不可胜用也,壬癸之水亦喜,得以润木之燥也,子辰半会,财化为印,时干一甲,助身为旺,庚辛诚为必要之神,无论透干藏支,均宜见之,土少可以培木,土旺又防折木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乙丑时

三月甲木,得辰中藏乙暗助,时乙又透干,日元弱而不弱,辰丑两财坐库,财藏不露,又中藏癸水,木性得润,惟干木支土,劫比有争财之象,最喜金杀透干,自可全其木土之性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丙寅时

三月甲木退气,幸时根逢禄,亦可转弱为强,丙火食神,透自寅宫,火旺泄木菁英,时维三月,火气将进,已非为甲火所需要,故太旺有损金之嫌,见金而遇火制者,则尤喜水以去火之病,否则名为钝斧无钢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丁卯时

季春甲木,旺转为衰,时支一卯坐刃,日元气转生旺,时干丁火,有泄木之气势,木火土辗转相生,而无阻节,金之官杀,水之印绶,柱中不可或少,有金见土,格成财滋弱杀,有水见金,格取官印相生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戊辰时

甲木两见辰土余气,兼有辰中两癸之相生,木气得地有根,惟柱中土尚多过于木,财略重,身较轻,仍喜用木以去财之病,乃一神一用之妙法,有金透干,自以金泄旺土之气为最可取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己巳时

甲生三月,木气已老,用神不离庚壬,用庚者,使其斲成栋梁之器也,用壬者,使其调济斯旺土之燥也,时逢己巳,火土同旺,财有食神之生,名为财星有根,但日元衰弱,不能任斯食财,惟喜水印制火,生扶甲木,调剂于平矣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庚午时

三月甲木退气,本身不见比劫之助,当以身弱论之,时干庚杀,临于午火之上,似乎金被火制,庚金无能为力,喜其月提辰土,足以泄火,转来生扶庚金,是午火有辰土之泄,虽旺不旺,庚金有土财之生,虽弱不弱,不过日元仅恃辰中乙癸相助,根气太浅,要有甲寅乙卯等字,分居干支或有一二点水以助之,则五行归中和矣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辛未时

甲木余气于辰,坐库于未,辰未虽皆为财,木因辰未而得根,时干辛金,有谓见土即生,不知时支之未,中藏木火,不但不能生金,抑且有燥金之患,是土之生金,必以辰丑为范也,辛金伐木之力极微,有时虽可借用,究不逮用庚金之为美也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壬申时

时值暮春,甲木气转衰弱,时支申金,与辰拱水,而时干又透壬水,水势不免太旺,盖水能生木,水多亦能漂木,辰申所藏之土,以其性湿,不能制水之流,惟喜戊土透干,方可引以为用,此即印旺而用财破印也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癸酉时

日元甲木,仅恃辰中一点乙木劫财,时逢癸酉,官泄于印,转以生身,惟酉金有辰土之生,官星转旺为清,总以日元欠旺,不能任此财官,故喜有木比相助,方能全其大用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甲戌时

三月甲木,其性至弱,非有水木印比之生,不能巩固其根,月时辰戌一冲,土财之势益旺,天干两甲,自难任此旺财,幸月提辰土,暗藏癸乙,身虽弱而尚不至于太衰也,身财最喜两停,财旺最喜木来助身,舍此惟喜水印生扶。


甲 日主生 辰月 乙亥时

甲生辰提,木气退缩,日元坐亥,时逢长生,干透乙木,劫又帮身,亥中所藏壬印,又得生扶木神,水木打成一片,不旺自旺,要有金气得地,制之为良,所谓重见木旺,必赖以金斲削,方成栋梁,劫印再多,总非宜矣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甲子时

四月甲木,火旺为病,叶燥根枯,生机窒碍,喜有水之润泽,金来发源,盖木气尽泄于火,巳中庚杀戊财,又来克制,时干甲木,虽可帮身,以虚露不实,无能为力,所喜时支一点子水,足以润木之根,惟四月水临绝地,须有多金助长水势,格局始可转清,火土两神,总以少见为妙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乙丑时

甲木日元,诞于四月,火旺木泄,气散南离,时干乙木劫财,露而虚浮,妙得时下一丑,丑为湿土,可以稍戢旺火之气,矧丑中辛癸同宫,木燥有赖润泽,喜再水透干头,复有一二点金以生之,遂归中和矣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丙寅时

四月甲木,以金水为不离之真神,而独以丙丁为忌神,月提巳火,时坐寅禄,时干一丙高透,又逢生逢禄,木火之势旺矣,身旺本喜泄秀,特夏令甲木,反以火泄为非宜,必须有得地归垣之水以济之,庚辛之金以生之,始可免于枯燥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丁卯时

木至四月,位临衰地,火旺木渴。枝叶枯憔,支卯木为刃,时干丁火为伤,大月火旺木焚之槪,欲去旺火之病,疗木之燥,非水而何,然则水印洵去病之药,抑亦旋转坤之神,再见金以助之者,益见清润可喜,添花锦上矣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戊辰时

甲木日元,诞于巳月火旺之候,阳气渐壮,木不华秀,时支坐下辰土,乃为木之余气,喜其藏一点癸水,藉以润木之燥,而戊土透于时干,转成财旺印轻,土重自然水塞,兼之巳火又来生土,则土愈旺而身愈弱矣,然则,水印木比,实为当务之急,舍此莫属也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己巳时

四月熏风巳至,甲木之气转衰,月时两巳,火势炎炽,火炎则木气更弱,巳中两庚,虽有两戊之生,不致被火所镕,然亦患乎燥亢而不能生水,欲救苟延残喘之甲木,非见重水不为功,


甲 日主生 巳月 庚午时

甲日巳提,木气尽泄,时落于午,益添火焰,庚金七杀,虽坐生于巳,火旺则金其被镕,书云,木行南离,名为散气之文,火金交战,祇要有带水之土以构通之,再有水木相助,五行有情而不悖矣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辛未时

甲木日元,坐库于时支之未,孟夏火势极旺,兼之燥土不能培木之根,时干辛金,更无湿土以生之,壬癸以浇之,木之生机殆尽,如再重见火土之神,则为木火土三神成象,卽顺局中之从儿格是也,柱有壬癸之水,又当弃从儿而以印绶为用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壬申时

甲木临于巳位,病地也,时支申金,绝地也,莫不曰身因克泄而太弱,殊不知申中所藏壬水印绶,可以制食化杀,壬水坐于地,金水义结同心,甲木弱于何有,水印不能再来,太过,反成母旺子虚之象矣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癸酉时

四月甲木,人恒以火旺木衰为病,然此造火病转为不病,盖柱中巳酉会金,食化为官,时干癸水,全赖金以转旺,以此得气之水印,自可助我,惟水印旣有巳酉之相助,无须重见,重见而又无戊己之财,反成母慈灭子之象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甲戌时

甲木被泄于巳,时支戌财,土燥不能培木之根,时干甲木比肩,不载于地,身财之气未能融洽,虽巳戌有相生之意,究属枯燥,故须有壬癸之水调和,庚辛之金以发水,始克有济,所以夏令之木,金水实调候之真神,须臾不可或离也。


甲 日主生 巳月 乙亥时

甲木长生于亥,水助木比而转旺,时干乙木坐亥,湿润而得生,乃以亥巳互激,气势有损,滴天髓云,生方怕动,良非虚语,惟巳亥虽冲,乃水来制火,非火来制水也,去火之病,适足以益我日元,所喜有金相助,全其水之精神,自然流长源远矣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甲子时

甲木比肩帮身,加以一点子水,原可收湿润燥木之功,惟子午一冲,水火两败俱伤,自应加强水势,得见庚辛相助,格取杀印相生,如火土叠见,制去金水,偏枯之象也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乙丑时

甲木日元,有乙刼帮身,时支坐下丑土,暗藏辛癸,得以润斯燥木,且丑为湿土,亦可以收旺火之气,若金水未透干头,力量仍嫌微弱,如戊己杂出,格局浊而不清矣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丙寅时

甲诞五月,木之精神尽泄,日元虽坐禄于寅,似乎木气有根,不知寅午一会,比化为伤,而丙火又透于时干,增火之势,忌神可谓深重矣,然则去病之法,惟有藉辰丑湿土以泄之,壬癸以制止,有病得药,格自佳矣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丁卯时

日元甲木,时卯为刃,透丁泄秀,木火通明之象,四柱须有一二点财,透干得地,绝官印之神,格成木火从儿,若一见水印,转成木火伤官佩印,旣用印,不喜见财,见之格劣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戊辰时

甲诞五月,身临病地,时逢戊辰,财旺于身,幸而辰中乙癸相生,略以补助日元之不足,所喜木来比助,水来资身,财成身财两停之命矣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己巳时

己土合甲,巳午火旺,木因火泄而愈弱,火赖木生而愈旺,支有辰丑带水之土以泄之,方能保全木之生机,更见金水同来,弥觉可贵,否则,任其亢阳肆逞,甲木安得不虚焦乎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庚午时

日元甲木,支临两午,火势熊熊,不可向迩,身弱伤旺,独喜水来润湿,金发其源,金水两全,则旺火之气自慑,若再见甲乙巳午等字,格局陷于偏枯矣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辛未时

日元甲木,得库于未,未中乙木,以有丁火而被泄,虽曰木坐库地,而助木之力极微,况午未六合,气又转变,时辛为旺火所煏,金其脆矣,际兹火旺木泄之情势下,总不外乎见水为需要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壬申时

五月甲木,位居死地,身主之弱,较之他月尤甚,若无印比之助,实难全其生机,时逢壬申,金得禄而水逢生,大有水火旣济之象,乃忌戊巳杂出,浊水而成大病,如金水叠见,熄灭午火,刺激太过,亦非中庸之道也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癸酉时

甲日午提,火旺木弱,时支酉金,被午制去,因是时干癸水,转成孤虚,夏木以水为真神,故最喜金水得地逢生,否则,无源之水,易于干涸,是庚申等字,尤宜先见也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甲戌时

甲比帮身,午戌半会,木虚火旺,见象自明,木虚喜有刦印以助之,火旺喜见湿土以收之,命书云,太过宜剥削,不及喜生扶,亦堪以此例言之,故金水二神之所以为喜,盖取其生抹与润泽之意也。


甲 日主生 午月 乙亥时

甲木见亥为长生,壬水见亥为禄位,身印两旺,木润不枯,月提午火,切忌透干燥木,虽有亥中壬水之印以制火,要知火旺亦可以制水,此系反克原理,土在夏火炎烈之时,絶对不宜多见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甲子时

甲墓于未,透比帮身,子印藏支,木性自然不火,六月火渐退气,非以五月甲木之必欲见水,若木旺而又金透,斵轮之象,金多而有火制,格取食神制杀,水如太多,三伏生寒矣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乙丑时

甲木坐贵于丑未,土因明冲而益旺,时乙盘根于未,祇可言日元不弱,非可以言旺也,如透一水印,自可任此当令之财,否则,天干甲乙,他支丑未,总有争财之嫌,苟有一火从中构通其气,则以三神成象论矣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丙寅时

日元得禄于时支之寅,干头丙火得生,木火之势皆旺,时届夏末,金水进气,火势消沈,非若仲夏甲木之必欲水来调候也,但亦不可无一二点水,略以润木,水而多透,须防枭食交战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丁卯时

卯未会木,日元蒂固根深,一丁透出,病在太燥,须有一二点水以润之,格局始臻中和,身旺透火,最喜土财,再见比刦,或有庚辛泄财之气,用财不真矣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戊辰时

日元得库于未,余气于辰,可谓通根得地,不知辰未皆土,戊又透于时干,身虽通根而不能任此旺财,其为财旺身轻,明矣,然则如何使其身财两停,惟喜木比以助之,水印以生之,自然身财得均,不偏倚矣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己巳时

日元甲木,月提得库,时干己财合甲,己甲有贪合之情,名为财来就我,巳火为食神之地,木因火泄而愈弱,火有木生而愈旺,但甲己合,巳未拱火,颇有化土之象,喜再透火,土作化格论,忌有甲木同元,则破格矣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庚午时

甲木诞于六月,墓库之地,月未时午,成为六合,财随伤意,时干独杀高透,克泄交加,日元益见孱弱,非支有寅亥等字,不能转弱为强,如见水印制伤化杀,兼有刧比以助身,则得之矣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辛未时

甲木两见未土财星。未有为日元甲木之本库。未中暗藏两乙。足以助身之旺,但未中丁火泄木,故远不如坐下有寅亥之为气壮也,甲以庚为良友,时辛力弱,喜有水印相滋,申酉助官,大用遂成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壬申时

甲木见申,坐于绝地,壬印高透,绝处逢生,此时水已进气,似无须再见金助,金来则水势添旺。反寒木性,故六月甲木,身旺则喜庚。身弱独喜劫比相助也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癸酉时

日元甲木,临未为库,时逢癸酉,金水同心,大暑前火气犹存,宜以润木为先,大暑后水已进气,多水生寒,虽同一水,而喜忌逈异,总之,六月甲木,身弱喜多见木助,自不宜多见水印也。如本身已得中和之气,尤喜庚金制木为良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甲戌时

天干两甲,地支两土,日元虚露,财星得根,比财有争夺之象,时届季夏,土正当旺,独喜木气得根,方能任此旺财,如有一二点水接济之,尤佳,不过财比相峙之局,必论身之强弱,首要火来通关也。


甲 日主生 未月 乙亥时

甲木得库于未,长生于亥,亥未拱木,兼有壬印之生,时劫之助,日元之旺,不言而喩,喜金之官杀得地透干,身旺用杀,最为相宜,用杀则忌水泄火制,苟有少许土来助杀,益见可贵矣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甲子时

甲木生于七月,絶地也,月提申金与时支子水,会成半水之局,木得水生,自然身旺,惟时值金气秉令之候,生水之力极大,水可生木,亦防寒木,故最喜庚丁两透。格取伤官驾杀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乙丑时

甲日申提,日元絶处逢生,时支丑土,财星得贵,乙刦在干,木亦得助,需要庚金高透,用杀无疑,金重又防损木,则喜火来制之也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丙寅时

丙日申提,木之气势临絶,时支寅木临官,似可助身为旺,乃以寅申互冲,木根尽拔,而壬印又被寅中戊土所制,比印两伤,木气衰矣,时干一丙,又来泄木菁英,救之之法,惟先坚强木之阵容,然后用金用土,财官皆属于我矣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丁卯时

甲日申提,时卯坐刃,其身不旺而旺,时透丁火,木助火旺,有泄秋木之气,所喜木比相助,庚金透干,使其身杀两停,自然相辅有情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戊辰时

戊辰财星得地,生助月提申金,格成财滋七杀,杀旺必须火来相制,方可假杀为权,机构虽佳,惟嫌本身太弱,须有印比相助,格局始臻完备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己巳时

时支巳落文昌,干头己财就我,火土金相辅有情,惟日元仅赖申中一点壬印相生,木之气势,究欠充沛,须有木比生助,固其身根,虽曰秋木以杀为生,秋木得金而造,然过于金重木轻,亦非所宜也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庚午时

申中壬水印绶,可助日元甲木,木赖水生,气转生旺,时干庚金,透自月提,杀旺槪可想见,妙有时支午火制杀,格局尽善尽美,此造重心在于丁火,独忌水来困午,设或过之,首须寻其去病之神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辛未时

甲木得库于未,兼有申中壬印之相生,日元不以弱言,时干辛金,有时支未财之生,此卽时上一位贵也,四柱见庚则杀官相混,用丙丁之火,去一留一,未始非激浊扬清之妙法,如杀从官势者,不以此论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壬申时

时干壬水,坐下两申长生,金气尽于水,水印太旺,木浮面寒,喜有土财去印,如柱中土付阙如,或虽有而虚露无根,不能破此旺印,则当顺其水木之性,谓金水木三神成象,反以财官为忌也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癸酉时

金水三见,其重心在水而不在金,甲木得水相生,日元自旺,惟时届秋令,水多木寒,有损木之精神,故火之食伤,柱中最为重要,兼有土财以制去旺水,气象自归中和矣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甲戌时

时干比肩虚露,时支坐财,日元甲木,仅恃申中壬水相生,气势不甚朗健,殊难敌此旺财,惟时戌有生申之意,祇要重见庚辛申酉等字,自应以用印化杀为真,间有土来制去申中水印,则成当令之从杀格。


甲 日主生 申月 乙亥时

甲日而时支亥水长生,并有申亥中所藏两壬相生,时干又有乙刧之助,日元旺相可知,本身旣旺,自可任用金杀土财,尤须财先去印,金可兀立无伤,否则杀恋于印,反增寒水之势,金杀失真矣,是柱中之土,诚去印卫杀之一絶大关键也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甲子时

甲诞酉月,居于胎位,金气秉令,则木势愈弱,喜其月提酉金,转生时支子水,水由金生,木赖水生,日元转弱为旺,惟仲秋气渐寒,喜有丙丁之火以暖木,方有蓬勃气象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乙丑时

日元甲木,时干乙刧帮身,时丑财星临贵,酉丑半会,财化为官,不无木衰金刚之象,须地支见有寅亥,先固本根,再见一二点火以温之,格局自臻上乘矣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丙寅时

甲诞酉提,金旺木衰,时落于寅,强转为旺,一丙高透时干,秋木藉以阳和,喜其火金各立门户,不相妨碍,应以月提酉金宫星为重心,一见庚申另列干支,当取伤官制杀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丁卯时

甲日见卯为刃,酉卯互冲,名为阳刃出鞘,因之甲木势成孤立,补救之法,喜刼比之助,水印之生,方可弱转为强,如比印两缺,叠来土金,可作从杀格论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戊辰时

甲木坐时支辰土余气,本身微弱,月提酉金遇辰而合,财随官意,加以戊财透时,金赖土生而益旺,八字官清,自属可喜,惟日元过弱,又为可虑,然则救此弊,以比印为尚焉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己巳时

甲生酉提,人尽知其为秋木凋零,巳酉会金,食随官意,时干己土,金再得助,土金结党,秋木不胜其克矣。急须比印同来,尽量加强己身,然后再见火来制金,格局入于中和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庚午时

八月金气乘旺,木最衰弱,而时干庚杀透露,通根于酉,妙得时支午火制金,遂成秋木火金之大用,惟以日元甲木休囚,不免克泄交加,理宜再见亥寅以充实之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辛未时

甲木坐库于未,辛金得禄于酉,身官清润,意畅情舒,官星最喜土财相生,不若旺杀之喜丙丁食伤相制也,惟秋金肃杀,须有一二点水以土金之燥,柱中火多乏水,金其脆矣,为格所不取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壬申时

甲临酉提,木衰金旺,时落壬申,虽云秋水通源,可以生助衰木,不知申酉皆金生水力强,转使日元甲木,顿呈虚湿之象,须有火以暖之,土以培之,木之生机始畅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癸酉时

甲木两坐金地,时干之癸生身,金水义结同心,母旺子衰之象,秋月寒气渐增,须有火以暖木,土以制水,在另一方面,尤喜甲乙寅卯以助身,然后气势和而不悖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甲戌时

甲比帮身,戌遇酉而成西方之气,见水藏支,润木则生,见火透干,煊木则暖,此八月甲木不可或缺之神也,如天干再遇庚金,地支再来申酉,而水印又纯被土制,作从杀论。


甲 日主生 酉月 乙亥时

木至秋令,其性已凋,时干乙刧帮身,亥又坐下长生,虽曰秋木休囚无气,党多亦可为旺,如干支再见卯未等字,惟喜金以制裁之,金弱切忌火制,金多制反为良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甲子时

木诞九月,其性枯槁,戌中丁戊太燥,故须有水润泽,时届深秋,又喜火以暖木,时干甲比,时支子水,燥木已得润泽之功,喜有庚金透干以制木,金多又喜火之食伤,土旺则须甲木来疏也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乙丑时

甲生九月,杂气财官。时干乙劫帮身,时支坐丑财贵,财星之势旺,而日元之木弱,如干透火土,地支复见四库,作从财论,否则,喜有水木同来,制土扶身为要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丙寅时

日元甲木,得禄于寅,时干丙火,又坐生于寅,寅戌又有拱火之情,柱中厚土旺火,木其燥矣,喜有水来润泽,秋木原以庚杀为贵,透干防火制,须有湿土为范,格取财滋七杀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丁卯时

九秋甲木,时支卯刃,日元不弱,丁火透干泄秀,木火有通明之象,惟以气势太燥,喜有壬癸,木得以润,用金最喜辰丑之土相生,见水泄金,非所宜也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戊辰时

一木三土,财旺身轻可知,辰中一点乙木余气,竟被戌冲而根拔,如柱中再见火土,当作弃命从财,一见木比水印,从财之格破,反以水木为用矣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己巳时

己巳并戌,火土得势得地,日元甲木,性转枯槁,须有一水透干,兼得金之官杀相助,然后身财两旺,总之身轻财旺,印比不可或缺也,如柱中绝无印比之神,而见一派火土者,从财乃真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庚午时

午戌会成半火之局,一庚高透时干,日元甲木,旣被旺火之泄,又被金杀之克,克泄交加,木其虚弱甚矣,际此情形,独喜水来制火,润金,滋木,气势乃归中和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辛未时

月时未戌相刑,而土财愈实,日元坐库时未,力量极微,一辛透干,以坐下戌未,燥而不能生金,最喜水印透干,润金生木,则官星清润,身主健旺,是水实调之真神,柱中见之,多多益善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壬申时

甲木气絶于申,时干透壬,日元绝处逢生,妙在戌中丁火,暗助木气,吉神深藏,至为可贵,柱中木气微弱水印已足,再见金水相生,则有浮木之患,理宜有木比泄水。日元之根乃固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癸酉时

时支酉金,日元甲木之胎位,酉戌气秉西方,金气益旺,妙有癸印透干,藉以泄金生木,气势转偏为和,切忌干透庚而支再见申。丙丁之火不可少,此卽假杀为权之说也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甲戌时

两甲两戌,木土有交战之象,火虽可以解木土之争,但因甲木虚露无根,见火木气益泄,土重更有折木之患,水得金助,润土生木,最要寅卯坐支,方能任此旺财,身财两停,格乃完备。


甲 日主生 戌月 乙亥时

甲木长生于亥,乙刼帮身,日元根深蒂固。惟九秋气寒,宜以火暖为先。木赖阳和而发荣矣,金气纯清而不杂,用杀方佳,兼有土以生之,尤佳,木已旺而再见木神,其犹饱而进餐,则必病矣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甲子时

甲木日元,诞于十月,金休囚而水已进气,时维冬初,寒气益增,用神不离丙丁之火甲临亥提长生,天干比肩帮身,时支又坐子水,寒水助木,非但不能生扶,抑且有冻木之虞,故冬木以水为病,喜丙戊得地,木方萌芽怒发,并有庚丁得气,益觉美不胜矣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乙丑时

日元甲木,月提见亥长生,时乙劫财帮身,丑藏辛癸,气寒愈厉,甲木几成忘形,诚能火土同来,并有一丙高透,名为寒木向阳,夏木以火为泄,冬木反泄为生,此五行理外之理,不可不知也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丙寅时

亥生寅禄,印泄于身,时落丙寅,可谓配合有情,兼之寅亥六合,木之根基愈固,独忌金水叠见,损伤时干丙火,有戊制水以存火,仍不失为上格也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丁卯时

甲日亥提,木因水而根损。时干卯木阳刃,可以增木之强,培木之气。更妙亥卯半会,去水之病,时丁高透,暖木有情,喜再有金制甲,则丁又暖金,气协情和之造,诚难能而可贵者矣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戊辰时

甲木得亥中印比相生,日元之根气不弱,时值戌辰,财星旺而有余,土财虽可培木,究嫌土湿木寒,丙丁乃调候之真神,有去寒温木之暖,苟能得地通根,不见水来克制者,格最佳妙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己巳时

月亥可以湿木,时巳可以暖木,惜乎巳亥一冲,暖水去其衰火,时干一点己土,去病之力不足,因之土木皆寒,木之生机不发,故喜有丙丁重见,兼获木以生助,则火自旺而木自暖矣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庚午时

庚金透干,本是甲木良友,惟冬木见之,独恐生水为病,金生水旺,木必病矣,妙有时支午火,木暖得以发荣,藏支不透,力嫌微弱,喜再丙丁透干,火力乃充,金多固喜火制,木寒又何尝不喜火暖耶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辛未时

甲日亥提,木得长生,水印转生,时支未土,亥未有会拱之情,身主更旺,未中一点丁火,所谓吉神深藏,暖木有气,时干辛金官星清澄,喜有土财相生,格取财旺生官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壬申时

日元长生于亥,时透壬申,杀印相生,八字金水皆旺,木寒有飘荡之象,决不宜再见金水,以促木之生机,所喜土来制水,火来暖木,始臻完美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癸酉时

时上干支,金水齐来,日元甲木又坐亥提,金水沆瀣一气,殊觉清澈,惟时届冬令,木之气势愈寒,有如许金水,不无冻木之虞,喜有火之食伤,土之财星,药投自然病除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甲戌时

寒木忌水喜土,论命者言之详矣。时逢甲戌,妙在戌为燥土,去水兼乎培木,而戌中一点丁火,煊木自更可爱,惟忌金水叠出,湿土制火,则有情变为无情矣。


甲 日主生 亥月 乙亥时

三甲一乙,刼比同来,且有亥中两壬之增寒,木虽旺而嫌湿,救之之法。高有高亢之戊土。驱除其寒湿之气,透干之丙火,暖木精神,格成食伤生财,否则徒见一派水印,木虽多奚益哉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甲子时

天干两甲。地支两子,母旺子相之象,严冬寒气逼人,本性虚湿,若非阳和之气以煦之,安望其木之发荣乎,所以喜有厚土以制之,木火土三者俱备,自然可贵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乙丑时

甲日子提,时临丑贵,一点湿土,可以助长子水之势,明为培木之根,实则寒木之旺,所以支要寅巳等字,日元之根始固,如再见一丙高透,名为寒谷回春,总之,生旺之地多见为妙,死绝之方不宜再逢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丙寅时

日元甲木,妙得时逢丙寅,火土同生,一点子水藏支,庸又何伤,惟忌金水透干,有伤木之精神,水如太多,须有土来制之,藉收提防之功,是火土两神,实冬木最切要之真神也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丁卯时

甲日子提,位临沐浴,冬水生木,生而不生,喜其时支卯木得刃,日元通根而旺,时干旺丁,固不逮丙火之力强,乃以坐下卯木,气旺不亚于丙,水来则丁火受制,金旺有助水之情,多见非所宜也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戊辰时

甲日子提,寒木也,子辰半会,寒水也,以寒水而欲生木,反促成其冻木之势,妙在时干有厚重之戊土,藉以寒木之流,并收培木之功,但以气势欠纯,喜有得地之寅,透干之丙,则木之根基自实,水旣生旺,当以火土食伤生财为中心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己巳时

冬月甲木,归根复命,最喜生旺,独忌死絶,时逢己巳,巳中火,得禄,寒木藉以照暖。干透己土,培植木之根基,冬金不能制木,因有寒水泄金故耳,土金非不能为用,有火制之乃佳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庚午时

木临子月,旣寒且湿,时干庚金高透,地支子午相冲,旺者冲衰,午火尽拔,以是本身之弱,槪可想见,故喜支有寅卯,木根乃固,水来,生变为克,火来,泄转为生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辛未时

甲木坐库于未,寒木得以培根,月提子水固寒,有未制之可解,时透辛官,清纯而正,惟以丁火藏于未库,火之气势不足,最妙一丙透干,木暖而益见生旺矣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壬申时

壬申金水气旺,申子又来会水,寒枝生机尽灭,非有厚土制水,乌能培此木根,水旺切忌再见金助,有金则水必冲奔,而木根尽浮矣,除土以外,丙丁之土,尤不可少也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癸酉时

癸酉为阴金阴水,不如壬申气势之澎湃,惟十一月甲木,无论阴水阳水,胥以少见或不见为妙,戊土固为所喜,丙丁尤为可贵,如单见食伤,则水火必争,故须有火相制,方可全其火之大用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甲戌时

戌乃带火之土,可以培木之气,兼收止水之功,时干甲木,不载于地,似觉天元嬴弱,喜支见寅卯,干透甲乙,始克有济,身旺金乃可用,万无喜水之理也。


甲 日主生 子月 乙亥时

时亥为甲木长生,冬木坐水生寒,乙劫透干,本身不弱,乏土木根不固,乏火则木性不暖,土火两全,木遂蓬勃,尤以子亥为病,而以火土为药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甲子时

甲诞丑提,冠带之位,斯时天寒地冻,木之生机受阻,丑乃湿土,见子则荡,甲木覆而不载,根虚则木必受倾,急欲有丙丁之火,驱水之寒,固重之土,培木之根,如再来辰丑亥子等字,虽有一二点火土之神,亦觉其病重药轻也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乙丑时

甲木诞于十二月,天寒地冻,木性盘屈,月时之支,两丑并列,以丑中辛癸深藏,沈郁之气未除,时干乙劫,望之似可助身,实则木不能助,必须有丙寅戌未等字,万象乃转清新,火土两缺,病重药轻矣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丙寅时

丙寅为木禄火生之地,寒木有火透干,配合可谓有情,十二月甲木,以取食伤生财为上格,食神制杀亦可喜,命书云,冬月甲木,火重不厌,水泛非祥,二语意义安在,盖首重调候二字耳。

甲 日主生 丑月 丁卯时

卯为日元甲木之刃地,时干透丁,暖木不足,须有甲木多助,亦可发丁之焰,甲多日丁,用等于丙冬木以重见金水为忌,水多乏土,则木更寒湿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戊辰时

甲木得余气于时支之辰,时干戊土临财,通根于丑,一木三土,显系身弱财多,喜有木以助身,制去土财之病,更妙火之食伤,用之温暖土木之性,如柱中印比不见,更来一派火土者,可作当令之从财格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己巳时

暮冬万卉阑珊,为甲木休囚之地,月提丑土,因丑藏癸辛而增寒,妙乎时逢己巳,丙火坐禄,有寒谷回春之象,时干一己合甲,名为财来就我,适为我用,富丽堂皇,苟有一二点木以助之,益觉情协气和矣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庚午时

时透庚金,得库于月提丑土,七杀可谓有气,日元甲木无根,身杀难见两停,所喜时落午火,杀化为权,兼以暖木之寒,如有木比通根相助,格取伤官制杀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辛未时

甲木得库于未,又为日元贵人,冬木赖以盘根,惜乎丑未一冲,未中乙丁皆伤,时干辛官,坐库于丑,清纯不浊,纵以辛官为用,尤应先见木助,至于水之印绶,柱中切忌见之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壬申时

壬申金水两旺,冬木受害匪浅,木弱不胜土财之制水,祇有用木比以泄水,较为相宜,惟不问其水旺木弱,与夫木旺水弱,寒则一也,独有火之食伤,身弱得之,则成反生,身旺得之,亦足见珍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癸酉时

癸酉两神,性皆属阴,木寒岂喜见之,日元甲木临酉,较坐申金尤弱,且酉丑半会金局,木根尽枯,欲去其病,须有木以助之,土以培之,三者咸备,格自佳矣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甲戌时

天干双甲,地支只土,木土交战,财星被夺,按之比财相峙,妙有火来通关,则成木火土三神成象,卽或不以通关论,在兹寒冬腊月之木,又非火暖不可,但因身弱财旺,木神更不可或缺也。


甲 日主生 丑月 乙亥时

甲木临亥为长生,时干劫财,又来助身,日元得地通根,可谓旺矣,惟丑亥中金水归旺,有损木之精神,丙丁之火,以全木之生机,金可生助旺水,土来何妨见金,总之,木寒不发,见火乃荣。
甲日
甲子时---时支印禄.女命损子.易生注:甲子日尤验.
乙丑时---正官入墓,家业日渐消损.
丙寅时---男命财吉,子女性刚.
丁卯时---不得祖先之荫福.
戊辰时---印库得实权,冲则不验.
己巳时---不得父产,但能得妻助.
庚午时---自身努力,得妻助,晚年吉.
辛未时---正官贵人入劫库,有一清闲岁月.
壬申时---日绝透偏印,为家计奔波.
癸酉时---官印相连,守成公正.
甲戌时---伤官入库,父母不全.易生注:冲则不验.
乙亥时---若入官场,终久无下场.
 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乙 日主生 寅月 丙子时

初春乙木,余寒未除,须有阳和照暖,万卉乃荣,书云。乙性至柔,最喜怀丁抱丙,时干丙火,通根寅提,时支子水,润木有功,一暖一润,格局美备,所忌者,有壬亥损丙,木之生机殆尽矣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丁丑时

乙木见寅,藤萝系甲,木乙根基极固,时逢丁丑,财星之力亦强,身财两旺,自可以财为用,水印乃春所不可少,然多水亦防困火,若有土以制水卫火,仍不失为格之佳者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戊寅时

初春木渐转旺,月时两寅坐支,日元气势充沛,兼有寅中两丙照暖,身旺得泄,自诚可贵,一戊透时,财为我用,若柱中少水,不免春旱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己卯时

乙日坐禄于寅卯,木气生旺可知,时干一点己土,临于旺木之上,名为截脚,身强财轻,自喜火以扶财,如柱中重见木神,则当以曲直格论之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庚辰时

乙日寅月,时逢庚辰,身旺足可任官,初春乙木,最要木气暖润,但旣以庚金为用,则独喜土以生之,水多反来泄金,火多反来制金,书云,用神不可损伤,诚哉是言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辛巳时

木火两旺,身旺泄秀,时干辛金,以火旺于金,制杀不免太过,火旺金弱,独喜土来泄火生金,惟柱中木气太燥,又喜有一二点水以润之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壬午时

乙日寅提,刼财帮身,时落午火,与月支寅木会成半局之火,刦化为伤,日元旺转为弱,时干一壬高透,旣济功成,虽然寒暖得中,身主究属旺气不足,不可不见刼比相助也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癸未时

日元乙木,时支未土,寅未中丙丁两见,寒木赖以阳和,时透癸水,坐下未位,水印弱而无根,格局不免太燥,所喜支有带水金相济,自不陷于偏枯矣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甲申时

乙恃月提寅木而得根,名为藤萝系甲申,木火之根尽拔,而申中所藏壬印,转辗又被寅中戊土所伤,单见时干甲比,帮身力量微矣,祇要地支有子辰等字,则申金贪会忘冲,寅中木火生全矣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乙酉时

时乙帮身,月提坐寅,本身弱转为旺,时支一点酉金,七杀藏而不露,初春金寒,无?木之大用,正喜其藏而不露也,祇要透丙暖木,自然敷荣畅茂矣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丙戌时

寅戌拱火,丙又透时,木轻火重,似以过泄为病,且有燥渴之虞,必须水以润之,木以实之,复见辰丑湿土以泄其旺火,五行气和,乙木自然条达矣。


乙 日主生 寅月 丁亥时

日元乙木,旺于寅,生于亥,寅亥六合,木根愈固,亥中所藏壬印,木燥赖以得润,暖润两全,气归中和,柱中喜再有一二点土,名谓食神生财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丙子时

二月乙木,月令建禄,木旺而复有比禄助之,木之根气益固,时逢丙子,旣暖且润,配合佳妙,庚辛之财,壬癸之印,祇要清而不杂,略见抑有何妨,金少水多,有损木之精神,唯喜火土为用矣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丁丑时

月提得禄,时干透丁,木乃可谓生旺,时丑财星得库,身旺足任斯财,金水两神,为春乙不甚适宜,但少见亦有润木之功,如木火重见,反喜水印以调候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戊寅时

乙木叠逢禄旺,丙火两见长生,木生火泄,气足神充,时透戊土,明虽坐下寅木,财被刼夺,实则寅亦财之生地也,然则身与伤财三者同旺,格取伤官生财,自无疑义,得有一二点水以润燥更妙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己卯时

支见两卯,日元精强力壮,时干己土,临于卯木比地,虚而不实,非有通根得地之土以助之,财终不为我用,际兹阳壮木渴之情势下,尤喜见有辰丑湿土为范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庚辰时

柱中木土两停,其身堪以任财,时透庚官,赖辰生金,而官星益清,可以时上一位贵论,若见丙丁透干,官星被伤,壬癸透干,官气被泄,用官最喜财生,见克见泄,均为官星之病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辛巳时

乙木得禄于卯,时逢巳位为之泄,一辛透干为之克,禄,克,泄,三者相较,衡其孰轻孰重,自然休囚之财杀,难敌旺木,当以时干辛杀为用,所喜辰丑之土同来,则金气旺而根亦得润矣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壬午时

卯午同来,此恋于食,乙木之英华之泄尽,妙得时干透壬,可以制火之炎,润木之燥,兼以生扶此孱弱之身,柱中火气已足,再来丙丁则忌,若水印多见,木之元气可复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癸未时

天干癸乙相生,地支禄库根足,木气弥见生旺,如干支再见水木相助,象成方局,自当顺其旺势,作曲直仁寿格论,旣成此格,克木泄木最忌,否则仍以火土食财为喜神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甲申时

月提建禄,甲木透干,木之气势极旺,时支申金,官印相随有情,柱中有土生金。富以财官为用,如支中再见子辰等字,申化为水,则必以土财为贵也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乙酉时

以失时之酉,冲当令之卯,岂可得乎,又乙比透干,仍以身强论,喜火土吐秀,若多金克木,有水不妨,水能润木,除非过多,总属喜见也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丙戌时

卯戌六合,木火同情,一丙透干,木气尽泄。伤旺身弱,彰彰明矣,书云,身轻泄重,佩印为宜,印者水也,有水生木,日元自然转旺,且木火炎燥,更喜水以调和其气也,身弱而有木以助之,亦佳。


乙 日主生 卯月 丁亥时

一亥一卯,木得润,势愈蓬勃,时透一丁,气怯而微,须有他火以助长其势,方成火木通明之象,如见金之官杀,自应舍火以用金,更喜土财生之,金如太旺,用火制杀为权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丙子时

乙生墓春之月,阳气愈炽,木气愈老,癸丙为不离之真神,乙日辰提,木有余气,而辰土财星当旺,时逢丙子,辰子半会水局,财化为印,乙木赖以润泽,时干丙火高透,泄秀有情,如再有一二点戊己之土,可作伤官生财格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丁丑时

三月乙木,春深木老,时干透丁,木以照暖,辰丑土财得地,财星可云得气,妙在丑中辛癸相生,木得调济,八字暖润两备,惟日元稍弱,苟有寅卯等扶助之,尤为可喜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戊寅时

时落戊寅,乙木根深,月提辰土之财,透于时干,以我身之旺,足以敌之,柱中寅辰乙戊,木土有交战之象,气有未协,所喜丙丁透干,构通比财之情,则木火土息息相通矣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己卯时

乙木日元,卯辰气转东方,身旺可知,时干一己,坐于卯木之上,虽时值土令,究不免木所损,身旺财弱,须有火以弥缝其阙,使其财身两停,兼有一二点水以润之,则财星自然归真,而其气势,亦可流通门户矣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庚辰时

乙木二辰,木弱而土气较旺,但辰中有两乙余气,生扶日元,其身足任土财,身旺自喜财旺,用财尤喜火之食伤,惟时干庚金高透,支土尽泄于金,春乙不宜金旺,故不得不藉火以去其病也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辛巳时

时干辛杀攻身,时支巳火生辰,火金土气势流通,独于日元乙木,茫不相关,未能连系,身弱槪可想见,唯喜水印多见,自然金泄火制,而本身加强矣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壬午时

月值辰土当旺,时支午火转来生土,财星得气极矣,乙木仅恃壬印所生,力犹不足,喜有寅卯等字通根生助,则堪以食神生财论矣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癸未时

乙木日元,余气于辰,木虽得根,土财更旺,时干一点癸水,阳盛转为湿润,如再来戊己之土,则成财旺身弱,寡不敌众,须见金泄,转来生水,或另有木比,身财始克两停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甲申时

申辰拱水,官星泄之于印,时干甲木刦财,助乙而旺,水木旣足,自不宜再见印比之神,庚辛之金,阴木不宜多见,盖性柔而不胜其斧斤之削伐也,土金叠见,又安得不藉火以制之乎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乙酉时

天干两乙并列,地支辰酉会金,木坐金地,木气皆损,其身之弱,槪可想见,喜有印比水木相助,木之根基始固,金如透之干头,更非火制不可也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丙戌时

乙日辰提,时坐戌土而冲辰,辰中癸印乙比,去之殆尽,时透丙火,泄身生土,财其旺矣,非有木以助之,终属身弱,且八字涉于枯燥,更非水印相润不可。


乙 日主生 辰月 丁亥时

乙木余气于辰,长生于亥,木赖水滋,生气灵动,时干丁火,气虽不足,生财有余,气亦和协,所喜再来火土,支配益见适当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丙子时

四月乙木,位居病地,斯时火势炎炎,木性枯焦,专以癸水为至尊之神,月提值巳,时透丙火,日元乙木,泄之殆尽,时支一点子水,妙收湿润之功,惟滴水易涸,非有庚辛申酉,不能发水之源,盖金为生水之神,夏木不可或缺也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丁丑时

乙日巳提,火旺木泄,气势之弱,危乎殆哉,时干一丁透干,火势益烈,妙在时支丑土,中藏癸辛,不惟可以纳火之气,且可收润木之功,巳中一点庚辛,火旺不能为用,乃喜辛癸或庚壬同透,扶助木之精神,五行不致偏枯矣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戊寅时

四月乙木,最忌火炎土燥,月巳时寅,木火两旺,一戊透时,土更非良,日元乙木被困,生机损伤,火旺喜有水以济之,土燥喜有金以泄之,金水两全,木气自然蓊郁矣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己卯时

木气毙于泄方,长于生方,四月乙木,乃泄而非生也,时支卯木,见火必生,火旺复有木之相生,气势更甚炎炽,有谓乙木得禄于卯,身旺之征,岂知夏月之木,不以刧比帮身为旺,乃以水印调候为贵,金来助水为喜也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庚辰时

夏木以旺火为病,金水为药,除外格不以正五行取之者,可以一理同推,时逢庚辰,辰中一点癸水,润此夏金,辰乃湿土,又可纳火之气,木得水则木之气生,巳见辰则火泄于土,气势纯粹可观,但喜壬癸再透干,益见活泼矣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辛巳时

月时两巳,火旺木焦,时干一辛,坐巳成燥,因之日元乙木,旣被伤官之泄,又以庚辛之制,克泄同来,乙木安望其生,救之之法,壬癸乃当务之要神,急宜重重相见,方能挽回木病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壬午时

巳午气秉南方,火旺木成灰飞,时干壬水,坐于旺火之地,其力微矣,以此一点无根之水,而欲调济弱木乌乎可耶,然则,能有申亥等字以补苴之,则自木生而有救矣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癸未时

乙木日元,时坐于未,月提巳火,遇未而土火皆旺,殊有燥木之嫌,干透一癸,原可收其雨露湿润之功,乃以临于未位,不通根气,虽有若无,故喜局中再有金水,方能成其大用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甲申时

乙木坐巳为病,见申为絶,巳申两临支位,木气可谓虚脱,不知申巳气转六合,病火因以牵绊,书云,喜神忌合,忌神喜合,良非虚语,且也,申中壬水得生,扶助日元,喜再壬癸透干,官印相生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乙酉时

乙木劫财帮身,巳酉半会金局,状成金坚木缺,杀旺身轻,夏乙本不喜刧比,但于木无根气之时,亦喜有一二点木以助之,而水印尤不可无,身以健朗为美,杀有印化为贵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丙戌时

时干丙火,坐禄于巳,得库于戌,火势炎烈,乙木*****,兼之戌为燥土,非比辰之土可以培木,是则病神在火,固无疑矣,欲去其病,舍水莫属,有水则火气自怯,再有一二点金以助水,木性自然华秀矣。


乙 日主生 巳月 丁亥时

巳亥一冲,水火两败俱伤,夏木以火为病,反以冲之为美,惟时干一丁,火势仍未减退,喜有庚辛同来,生助不足之水,则木自得生,而火气自怯矣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丙子时

五月火旺土燥,禾稼皆枯,用神亦不离癸水,地支子午一冲,以斯时火旺水弱,大有水不胜火之槪,时干一丙高透,乙木气散南离,故喜有通根得地之水,遂收坎离旣济之功,土财非不可见,特亦喜湿而忌燥也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丁丑时

时维仲夏,木弱火旺,时支丑土,泄火有功,丑中所藏辛癸,力量极弱,生木不足,喜有水以润之,金以生之,方可全夏木生机,再见旺火燥土,格局陷于偏枯矣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戊寅时

日元乙木,地支寅午半会,刧化为伤,炎炎之势,炙手可畏,此时乙木几乎化为灰烬,干支再见木火,格取从儿,否则惟以水来调候,金来发水之源为贵,一见戊己杂出,木之精神尽失矣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己卯时

乙木得禄于时支之卯,似乎日元有根,卯午相遇,木从火势,时干己土,坐下卯位,虽不制尽,终属土燥难培,所喜金水生旺,润木为先,夏木专取杀印相生,舍此可谓莫属矣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庚辰时

午月辰时,旺午为辰土所泄,日元得余气于辰,虽是身弱,乃辰为湿土,培木之力极大,时干庚金,又喜有辰土生扶,官星清而得净,配合完备,若有一癸透干,正合木火伤官佩印之妙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辛巳时

乙木无根,徒见巳午旺火之威胁,几无存在之可能,辛坐巳地,巳虽金之长生,又安能敌此火制,惟水可制火润金,以养全局,关键在此一神之有无耳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壬午时

五行配合,原有规定,如金水伤官,喜火而憎水,木火伤官,恶火而喜水,用神适得其反,究其理,亦无非重在调候两字,乙木两临午火,木气尽泄,妙得壬水盖头,坎离得济,惟以印绶无根,水之气势不足,喜有申亥等字金生水发,源流自然悠长矣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癸未时

乙木盘根于未,午未六合,木燥根枯,生机尽灭,时干一癸,以坐下未土,不能引以为用,所喜水来通根,兼有金发其源,用神自然生动,土财为夏乙所忌,多见更有涸水之忧也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甲申时

日时甲乙两列,坐下午申泄克之位,视之若无根,不知申中壬水,得以化官润木,日元弱而不弱,是壬印乃旋乾转坤之神,与夫乙木之旺衰,关系殊非浅鲜,喜再干透水木,生机益形奋发矣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乙酉时

乙临午火为泄气,乙坐酉金为截脚,两乙并坐克泄,本身衰弱可知,仲夏火正司权,大忌丙丁再透,更忌戊己杂乱,祇要金水得地而有气,八字清润可观矣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丙戌时

午戌会火而透丙,日元菁华泄尽,夏木以火为忌,此造偏全南方之气,格局转成木火从儿,惟以夏火旺不可遏,亦喜土财泄火之秀,所谓儿又生儿是也,如柱中金水得地,则当弃从儿而以木火伤官佩印为用也。


乙 日主生 午月 丁亥时

月提午火得禄,时支坐下亥水,水火旣济有情,惟五月乙木,独喜癸水润泽,兼有金来相助,格局始臻完备,至于戊己杂乱而伤水,更喜刼比制之为良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丙子时

六月乙木,其性转寒,除柱中金水势成方局,而用火暖木性以外,总不离壬癸庚辛,乙木得库于未,一丙透于时上,有木明火秀之象,时支一点子水,可以润土养木,四柱不宜再见食伤之神,以防涉于偏枯,金水同来而得用,气势自可双清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丁丑时

日元乙木,时坐于未,时支丑来冲未,土势转旺,财重身轻可知,更见一丁透干,火又恋生于土,全局皆属于财,财旺防木折,故喜有金泄土而病去,一方面又须有水印生身而转强,以成中和纯粹之局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戊寅 时

乙木得根于寅未,戊土透于时干,上下左右,势成木土交战,夏月火土同旺,格局涉于枯燥,必须有水印及金,互相调济,如再多见土木,比财尤形争夺矣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己卯时

卯未半会,日元栽根甚固,时透一己,坐下卯木而被去,六月火渐退气,身旺亦可稍见火以泄之,藉以流通,水印乃调候之神,勿论身之强弱,总须有一二点也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庚辰时

日元得根于未,余气于辰,乙木之根已固,时值土旺,辰未财星亦旺,可谓身财两停矣,时干庚金高透,以坐辰位,官星极清,惟尚须一二点水以济之,则身财官印,气协而情和矣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辛巳时

巳未气成南方,日元泄之太过,时干辛金,因火势太旺,金气有损,因是旺火燥金,两失其全,所喜水印频来,则火不炎,金不燥,木得润而生全矣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壬午时

午为旺火,未乃燥土,火土同来,木其焦矣,时干一壬高透,得以调济木之精神,惟此时水气休囚,要支有亥子,通根得地,否则水不敌火,喜有金以生之,寒暖湿燥,乃得均衡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癸未时

日元两坐未土库地,乙木根深蒂固,未中两见丁火,木气暗泄为病,时干一癸临于未土之上,力弱不能生水,须有水来协助,金来发源,去其浊而留其清,则得之矣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甲申时

时逢申位,官印暗化有情,甲木透干,日元赖以生扶,六月乙木,土正当旺,时申得以相生,喜有庚透干,官星独发而清,再见水印同来,官印得以相随,如见丙丁透一,则官格有破矣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乙酉时

两乙通根于未,日元气势足,时支藏杀而清,身旺假杀为权,最喜土财来生,此系财滋七杀,如柱中庚辛申酉齐来,方喜火以制之,若制之不能,用印化之可也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丙戌时

丙火坐库于戌,伤财之势极旺,日元乙木,枯偏已极,须有水来调济,金来发源,方可收旣济之功,旣以火旺为病,金润为药,柱中有水无金,或有金无水,均非完美之象。


乙 日主生 未月 丁亥时

日元长生于亥,余气于未,亥未半会木局,财化为比,以言身主,可谓旺相极矣。妙在时透一丁,秀气流行,更有一二点土,可作食神生财取用,身旺当以比刼为病,克泄为药,惟此时火气未除,勿论身强身弱,水印终喜见之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丙子时

乙诞申提,火退而金正秉令,夏乙忌火,防其木焚,秋乙忌金,防其根损,同是一乙,喜忌则随时令而变迁也,地支申子会水,官化为印,日元有印相生,乃是弱而不弱,时干一丙临于子水之位,殊未能助木之暖,气势未纯,应有寅卯巳午等字以充实之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丁丑时

申丑中庚辛两见,乙木无气,丑土虽可培木,究嫌力微,时干一丁,气又泄之于土,所忌再来庚辛,摧残木之精神,总以水火为切要之神,故喜其屡见为美也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戊寅时

寅申之冲,旺存衰拔,日元之气,衰弱极矣,一戊透于时干,财星亦失其真,际此情形,喜有比刼相助,强身为先,更有火以暖之,气势遂归中和矣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己卯时

乙木生于七月,絶地也,时支卯木,归禄成格,喜其乙庚暗合,官星清纯为美,时干己财,临于卯禄之上,土财自难受载,财弱喜有火以助之,格取食神生财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庚辰时

乙木余气于辰,庚金通根于申,时支辰土又来生申,书云,乙木忌埋根之鐡,盖所以防秋乙之损伤也,幸申中一点壬水,足以化此顽金,官清本不宜制,但于秋乙逢金之情势下,有火制之为美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辛巳时

申中庚金得禄,巳中庚金逢生,加之时又透辛,以叠叠当旺之金,制裁此枝叶凋败之死木,正如摧枯拉朽,还赖巳火制杀之逞,不过日元究嫌微弱,总须有印比相助为美也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壬午时

乙日申提,木之气势极弱,时干壬水通于申,望之似可生木,不知秋乙气弱,水旺木浮,所谓水能生木,水旺亦能病木,此所以滴天髓有木不受水之说也,惟其母旺子虚,故独喜土以制之,火以暖之,木以成之,三者配合适宜,格局自臻上乘矣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癸未时

未时中藏乙未,时干一癸,土润木生。月提金官星,又为壬印所化,金泄于水,水来生身,日元赖印以固,时支未藏食财,身旺适为我用,喜再有火土,益见暄炽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甲申时

乙木坐下两申,明为绝地,实则申中有印,格成杀印相生,一甲值时,究以坐下申金,助身之力极微,若柱有寅亥等字,身主自更旺相,再见金透,用火制之可也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乙酉时

天干两乙,地支申酉,埋根之铁,易损休囚之木,妙在月提申金,中藏壬水,杀旺有印得化,但申酉究属当令之金,仍喜有火制之,有水化之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丙戌时

丙火得库于戌,火土两旺,日元乙木之气,藉以温暖而舒适,惟柱中旺气微弱,似难任此伤财,故喜支有寅卯亥未等字,先固其本,否则徒多克泄,奚有益于我哉。


乙 日主生 申月 丁亥时

乙木长生于亥,身主弱而不弱,申亥两见壬水,印旺自可生木,不知时值秋令,木气渐凋,水旺有寒木之嫌,妙得一丁透于时干,畧以驱水之寒,暖木之寒,大忌金来生水,土财为去病之神,何妨得地透干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丙子时

八月金正秉令,乙木衰弱已极,时支子水,赖酉金以生,时干一丙。可以除寒增暖,惟木根虚脱,火亦微弱,尚欠精神,秋木以得根为最要,其次火亦不可少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丁丑时

乙木日元,临于酉提,时支一丑,财星藏而有根,乃以酉丑半会,财星化为七杀,日元之乙,势成有克无生之象,须重见此印,始可转苏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戊寅时

乙木日元,全赖时支寅刼帮身,月酉为杀,时干为财,杀有财助,杀劫愈旺,妙在寅中丙火得生,可以暗制杀之肆逞,金杀不能再见,木火重逢方喜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己卯时

时卯归禄入格,月提酉冲格破,时干己土财星虚露,不能培木,因之日元乙木,势成孤立,要木比之助,水印之生,故先寻寅亥以补之,如水木两付阙如,更有土金频来,则当顺其势而从杀矣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庚辰时

乙木余气于辰,日元根气极微,月提酉金,遇辰而合,时透庚金,遇乙则化,时维八月,化金正值当令,苟有土金再来助其化神,格取化金无疑,如化金不成,仍以制金泄金之水火两神为贵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辛巳时

巳酉半会金局,时干辛金又来助杀之旺,日元乙木,孤立势成,杀重身轻,救之之法,喜有水印以化之,谓杀印相生,如印伤两缺,再见一派金气者,格成从杀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壬午时

乙木临酉为克地,见午为泄地,地支克泄两见,日元之根枯矣,所喜时干壬水,可以藉印生身,更须有寅卯等字以助之,如徒见水印叠来,又不免母旺子虚矣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癸未时

时干癸印生,日元不以弱言,月提酉杀虽旺,有癸水化之,未丁暗荿制之,自然不来伤身,妙在土金水木一气呵成,惟以木在秋令,火之食神,愈多见为愈美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甲申时

天干甲乙,临于酉申之地,金坚木缺之状,秋木气值凋零,焉能受旺金之摧残,喜见丙丁,去此旺金之病,但火金总系克泄之神,身弱尤须木比水印为先也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乙酉时

日月时乙酉两见,木坐金地,金坚木缺,须寅亥得根,加强本身之气,惟金木气势未惬,火又不可或缺,有火则两意情通,乏火则怨起恩中,所以木比与火之食伤,诚秋乙唯一之真神也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丙戌时

乙木日元,诞于八月,其气休囚已极,时逢丙戌,财赖伤生而气足,木赖火暖而气充,月提酉杀虽旺,见火无能为力,喜干支再见甲乙寅亥以助之,木根旣具,丙伤遂可得用矣。


乙 日主生 酉月 丁亥时

乙木日,亥水时,亥中壬印生身,秋木虽弱,印刼得地而转强,月提酉金七杀,遇亥则金泄于水, 杀又化印,时干丁火,坐下水地,火力嫌微,喜他火以助,取其身旺泄秀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丙子时

九月木性枯槁,不能无水以滋养,月提戌土当旺,藏丁而土劫转燥,时丙坐于戌,盗泄乙木太过,而时子又被提戌所制,精神全缺,病在于燥,须水来为之湿润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丁丑时

日元乙木,坐下戌丑之财,木衰土旺,颇有折之之象,所喜丑中辛癸同,一个元机,暗中有生木之情,惟辛癸藏而不露,生木之力尚微,苟另有刦比以实之,印透以生之,则我不困于旺财,而旺财被我利用矣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戊寅时

乙木得根于寅,斯名藤萝甲,时干戊土正财,以通根月令而愈旺,谓其身财两停可矣,惟木土上下交战,不无相峙之象,而有争财之势,丙丁乃调和之神,兼可暖木之气,柱中急应见之,此外尤喜有一二点水以润之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己卯时

乙木得禄于卯,己土种根于戌,身虽旺而财星更旺,时值深秋,木土皆燥,必须有水润泽,金来发水,方免偏枯,况秋木原以水为真神,见之自更可贵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庚辰时

乙木余气于辰,辰戌一冲,木根尽拔,而土气转旺,时干庚官独透,坐辰而官星益清,财官虽清,无如身不能任,急须有刧比为助,印绶来生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辛巳时

月戌时巳,火土得地,时干辛金得生,火土金三神均旺,独日元乙木孤立,急宜水木同来,生扶日元之弱,抑其太过而补其不足,象成中和,斯为美矣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壬午时

午戌会火,乙木之气尽泄,一点壬水透干,燥木转为湿润,火势太旺,水木皆弱,旺弱不均,允宜扶弱旺,如再见火土杂出,身印绝无根气,则当从其火土之势,而以从财论命矣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癸未时

乙木秋生,枝叶枯萎,无力任当旺之财,时逢癸未,未又燥土,愈觉财多身弱,癸虽生气,因坐于未,生木之力极微,必须柱中再有金水,则旺土得金而盛气泄,弱木得水而生意足矣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甲申时

甲乙两见天干,地支坐下戌申,财官旺而身弱,妙在申中一壬,乙木絶处逢生,喜再木比相助,扶持精壮,否则虽有叠叠之土金财官,终恐难为我用耳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乙酉时

九秋土旺金相,乙日再遇酉时,酉戌同位西方,财杀甚旺,乙木太柔,时上比肩,似可帮身,无如自絶于酉,欲助无能为力,须有阴水暗滋,或寅卯以通两乙之根,土与金皆大忌也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丙戌时

乙木支临两戌,时干一丙高透,木性枯燥已极,喜有水透制火润木,方全旣济之象,木弱本可赖印相生,木太弱,更不可乏比为助,如比印两无,再见旺火结党者,可作从儿格论。


乙 日主生 戌月 丁亥时

乙木根种于亥,亥被戌制,然亥中甲木回克而护印,因之乙木虽弱,印生转旺,时丁坐于亥地,火气欠足,喜有丙透,可取伤官生财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丙子时

十月乙木,生气渐展,斯时水势正旺,气又严寒,重在丙戊两神,乙日亥提,木临长生之位,惟亥子气属北方,木有寒冻之虞,时干一丙,坐下水地,火力似觉微弱,故喜火土得地,寒木遂得向阳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丁丑时

日元乙木,月提亥中壬甲两旺,木气得根,惟气势太寒,时落丁丑,火又泄之于土,食衰财旺之象,且亥丑金水根深,不无冻木之忧,喜支见戌未燥土以镇水,干透丙火以暖木,于是木之生机蓬勃,可无窒碍矣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戊寅时

乙木日元,月亥为木之生地,时寅乃木之禄地,身主根深,旺不待言,十月乙木独以见水为病,亥水藏而不露,且有亥中甲木之泄水,虽旺而无碍于木,妙在寅中丙戊之气生旺,诚药重病轻之造也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己卯时

日元乙木,得生于亥,坐禄于卯,亥卯半会木局,木之根气固矣,时干己财,坐下比地,是谓不载,其财等于虚设,喜有火透,兼有得垣之土,名食伤生财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庚辰时

乙日亥提,木气得生转旺,时逢庚辰,官星气足,庚金情恋于乙,名为官来就我,身旺官纯,亥辰两藏壬癸,木之气势增寒,喜见火来驱寒,向阳之木发荣矣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辛巳时

乙木日元,亥提藏壬,水木相生,又巳火暖木,不知巳亥一冲,水金木火皆受伤,书云,库地喜冲,生地忌冲,因冲而日元由旺转弱,喜支见寅卯合亥,当可忘冲于巳,然后巳乃可用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壬午时

乙木日元,月提坐亥,时干透壬,身印可谓两旺,冬木独忌水印透干,盖寒冬木气收敛,水旺唯恐木浮,喜其时支午火,足以除水之寒,暖木之气,惟水盛火弱,还宜他火以补之,或有土以制水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癸未时

乙木日元,亥未有拱木之情,木之气势转旺,未中一点丁火,温木有功,所谓吉神深藏是也,时干透出癸水印绶,喜其坐下未土,忌神力弱,不致冻木,若有火土食财重来,益见美妙矣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甲申时

甲乙两透干头,归根于月提之亥,日元通根气壮,时申藏壬,亥中又藏壬,复有申金之生,水势之旺,与透干无异,冬木见此旺水,必须有土之制,火以暖之,则木之生机,方可转见生动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乙酉时

乙日亥提,刼印两全,日元气禀中和,时支酉金七杀,虽属通根,而其情则归之于亥,旺水有金相助,自然气势益充,惟时届冬令,水寒木冻,须有带火之土,则忌神去而木自繁荣矣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丙戌时

乙日亥提,木气根重,斯时水正乘时得势,有增木寒,喜其时逢丙戌,戌乃燥土,可以制水之病,丙乃阳火,足以暖木之气,书云,冬木以生为泄,而以泄为生,今于此造可见一斑。


乙 日主生 亥月 丁亥时

乙木日元,月时两逢亥生,身主得地通根,亥中两壬得禄,水旺成冲奔之势,时干一丁,坐下亥水之地,火力微弱可知,急须支有干燥之土,去水之病,干透重叠之火,暖木之气,如再见壬癸透干,水泛木浮矣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丙子时

仲冬严寒凛冽,乙木枝叶皆悴,非有阳和解冻,木无生气,乙日子提,坐下水印,时支又见子水,生而反克之象,时干丙火,阳气虚脱,不足以除寒,身弱独喜寅卯等字,火土亦为喜见之神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丁丑时

乙诞子月,木根尽湿,时丁坐丑,火气尽泄,子丑气秉北方,旺水有冻木之忧,以时上一丁之焰,而欲解严寒之冻,力有未逮,最喜甲透天干以引丁,其用等于丙火,更有亢燥之土以制水,则去病殆尽矣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戊寅时

日元乙木,通根于时支之寅,盖寅中丙戊得生,气势极旺,时干戊财,足以收提防之功,所喜月提子水,藏而不透,无损木之精神,如能加以木比火伤,木更向荣欣欣矣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己卯时

日元乙木,得禄于时支之卯,格成归禄,子卯虽刑,动而不动,仍可全其水木之气,时干一己,以坐下卯地而力薄,喜有火之食伤,虽重重不厌其多,冬乙以丙为真神,正如赤子慈母之不可或离也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庚辰时

仲冬乙木,月子时辰,会成半水之局,时干庚金,虽有辰土之生,终亦助水之旺,水印独多,母旺子衰,过于清寒,喜有土以制水,火以暖木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辛巳时

乙诞子月,木性寒而且湿,时支坐下巳火,可以驱寒转暖,时干辛杀,以临巳火之位,不能伤我日元,冬水反生为克,故不欲水盛,非仅漂木,抑且去火之焰,则木不能赖火以发荣矣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壬午时

冬月乙木,气寒而冽,月提子水,时支午火,子午一冲,则水愈旺而火愈弱,书云,衰者冲旺旺者发,旺者冲衰衰者拔,今子旺午衰,午火被拔,时透一壬,水势益增,乙木更形漂荡矣,大喜厚土旺火,精神方可发越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癸未时

乙日子提,癸水透于时干,似有寒木之意,不知癸水坐下未土,适得制水之功,未中暗藏丁火,木气得以温暖,惟以丁藏力弱,须有甲木引丁之焰方妙,金乃助水之神,固无禆于冬木也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甲申时

日时甲乙并列,虚露不着根底,月子时申,会成半水之局,印绶结合,似有益于木,不知仲冬木气畏寒,水旺足以损木,再见透干之水,自不能无厚土制之,木寒喜神在火,有一丙透,木性遂臻阳和矣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乙酉时

丙乙并露干头,月子时酉相生,水旺而复有金生,有根之木,尚患寒冻,况木虚而不载于地乎,然则须有土以培木去水,更喜有火温暄,多火则木自向荣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丙戌时

日元乙木,诞于仲冬时节,木气盘屈于地,其象颇不舒展,时干丙火高透,通根于戌,伤财两全其真,惟日元孤虚,必须有刦比之扶助,始臻完备,如画龙虽好,尚有赖于点睛也。


乙 日主生 子月 丁亥时

乙木日元,时支坐下长生,本身得地有根,亥子皆属北方,经此旺水浸淫,寒木反生为克,时干一丁坐于水地,星星之火,力嫌太微,所喜重火以暄之,厚土以实之,则无情转为有情矣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丙子时

季冬乙木,水寒而土湿,木之生愈慑,火土两神,一如仲冬乙木之不可或少,月提之子,寒水也,时支之丑,湿土也,皆足以病木精神,时干丙火无气,焉能暖木,身弱病重可知,须有戊丙得地,寅卯坐支,斯病斯药,乃为贵矣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丁丑时

乙木日元,月时丙坐丑位,丑中辛癸相生,有金寒水冷之象,冬木气息奄奄,生机窒碍,时干丁火,见丑则泄,须有甲寅等字,方可恢复火之光辉,如土财重重,水病虽去,折木又岂能免耶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戊寅时

乙木日元,时下坐寅,藤萝系甲,木气根深,妙在寅中藏丙,斯名寒谷回春,更见戊财透干,减少木寒,旣喜神生旺,病神自然尽去,再多见火土,奚啻花添锦上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己卯时

乙木得禄于卯,名曰归禄逢时,己土通根于丑,财星得地有气,诚身财两停之造也,但木土气势未惬,颇有争财之意,要有火之食伤透干得地,岂仅构通比财之气,木亦得暖而荣矣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庚辰时

乙木日元,坐下辰丑湿土,财旺身弱可知,时透庚金,财旺自可生官,惟乙木虚露无气,乙妹又娶于庚,遂成金坚木缺之象,理宜刧比得地,先固木根,次有火来调候,兼以制杀,大用于是乎成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辛巳时

乙木日元,时干辛金,月丑生辛,杀重身轻,幸有时支巳火制杀为美,书云,杀有伤制,杀化为权,惟总以身弱为病,喜再刧比为助,若余柱有火,自属喜见,但忌水来伤火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壬午时

乙日丑提,旺水之气犹未衰,冬水以生为克,非似夏木佩印为贵,壬印透干,有损木之虞,时午被丑土泄气,灯火照暖力微,最喜甲丙同来,或火土重逢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癸未时

月时丑未互冲,未中乙丁皆伤,癸水通根于丑,冬木以印为忌,盖水多则木必受冻,木冻则生机尽灭,故喜厚土以制水,本身太弱,更不可无带火之木为助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甲申时

甲乙两排,其根不载于地,月时丑申,金水得气归垣,以休囚之木,见此寒金冷水,得毋成为忘形,所喜干有丙戊,支有寅巳等字,挽狂澜于旣倒,则木之元气实矣,枝叶向荣矣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乙酉时

酉丑半会金局,促成两乙之截脚,金刚木缺,由此可见,冬月之金,本非当令,为其转辗生水,故有金多不能克木之说也,此造日元太衰,原不堪金之摧残,火乃调候之真神,制金护身之宝符,允宜重重见之,至于木之刼比,亦以多助为美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丙戌时

乙日丑月,木之根气虚脱,时落丙戌,财赖伤助更旺,冬月乙木,原不以劫比帮身为重,尤以旺火调候为先,身弱有火,便可转弱为强,但此造总喜寅卯坐支,方见精彩。


乙 日主生 丑月 丁亥时

亥为木之长生,日元弱而不弱,亥丑均含水气,时干一点丁火,力微无补于暖,是乙木寒湿有余,喜厚土以去水之病,带火之木以固身之本,再见一派水木,虽多奚益哉。  

乙日
丙子时---双妻之命,职位辛劳.
丁丑时---子息有体弱不吉.
戊寅时---晚年发越.中年多聚散.
己卯时---日禄归时,妨妻.易生注:日冲尤验.
庚辰时---有权但名位不实,女命晚婚旺夫.易生注:乙日庚辰,女命妻从夫化,吉.
辛巳时---双妻之命.
壬午时---有女缘,有意外之财.
癸未时---时支日库,夫妻反目.易生注:可以理解为关系不好.
甲申时---为他人而谋事.易生注:乙木见甲为藤萝系甲又为贵人在,故为依他人而立.
乙酉时---体弱旺处即倾.易生注:乙酉日生人不可行旺地,否则不吉.
丙戌时---伤官坐库,自骄失人缘.
丁亥时---中年事业灰心.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5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